企業文化

當前位置:首頁 企業文化 文苑漫步

家鄉的味道 石門農商銀行 侯紅云

作者:admin 日期:2019-05-30

說起茶,眼前浮現的總是一副動態的畫面,沸騰的水注入盛放茶葉的玻璃杯中,瞬間干枯的茶葉便活了起來,一個個逐漸豎立,如同爭先恐后排隊的小娃娃,與此同時茶香便溢了出來。

打從記事起,我腦中便有茶的概念,對茶無好壞貴賤之分,有的只是一種待客或者日常必備。若有客人來訪,不立刻俸上一杯熱騰騰的茶,自己覺得窘迫不說,客人也會私下對一家子的待客之道品頭評足。這時,一杯茶乃是尊重和敬畏,是讓人滿心歡喜的熱情。而疲憊后歸家的一杯茶,則是舒坦和心安,瞬間沖走疲憊和不堪。

居住于鄉間地頭,自家的茶總是“大有來頭”。每年清明依始,熟悉的茶樹位置便會自然在頭腦中清晰起來。因為家鄉并不盛產茶葉,每年家中的茶葉都靠“祖傳地圖”尋得。奶奶口耳相傳于媽媽,媽媽再傳于我,于是不知不覺間我也成了“活地圖”,也加入了“傳承”之中。茶樹的位置分散,總是山邊一顆,田邊一顆,但慶幸的是,留存下來的茶樹總是很大,七八歲的小孩躺在上面不成話下,所以記憶中的我總是騎在茶樹上,伸手去摘遠處認為最飽滿的那顆,這時“小心點”的聲音總會從耳后傳來。

在我家鄉茶分為初茶、二道茶、晚茶。初茶,也是上學漲了見識后才知道是所謂的“毛尖”,一顆一顆,泡出來極為漂亮,但那也是我小時候的噩夢。毛尖很小顆,可能一個小時過去了,小小的布兜里才剛剛蓋了一層底,這讓充滿勝負欲的我極為不滿,漸漸的也失去耐心,心不在焉的四處張望,這時候總會看見有條不紊在采茶的奶奶,一手一顆,不慌不忙,也許是被震撼了,也許是逃脫不了,我會慢慢靜下心來繼續采茶。二道差與初茶的采摘時間間隔約大半個月,晚茶與二道茶也是。說起二道茶和晚茶則讓我開心多了,茶葉不同于初茶,又長又嫩,采摘不一會兒便是滿布兜,這是我總會及時的告知奶奶“您看,我采了這么多”。這時候奶奶總是笑這說:“不錯不錯,咱孫女厲害!”瞬間,我的榮譽感得到而萬倍的滿足。

茶葉采回后,便開始可為期3-4天的制茶。家鄉盛喝綠茶,做茶老一輩人無人不曉。但或許因為手藝不同,各家有各家的口感。每次的茶,老爸總是提前劈夠足夠的柴,將鍋清洗干凈,用小火慢慢烘烤著,待鍋溫熱后,再將翠綠的茶葉一股腦兒導入,但也不能太多。然后將漸漸升溫的茶葉一遍遍揉搓、篩選直至茶葉變為灰色,如果一條條干枯的小蟲子。這時候老爸的手總是溢滿茶香,芳香撲鼻。這時做茶工序并未完全結束,為保證茶葉的質量和口感,為期3天的烘烤程序必不可少,所謂烘干就是灶中留點火炭,將茶葉平鋪在鍋里,小火慢烘,隨著時間的流逝,心中的茶香也慢慢的鑄就起來,慢工出細活在做茶上得到了真正的體現。

慢慢的長大了,因工作或者學習的緣由再也沒有全程參與采茶、制茶的過程了,但每年嘴癮卻會定時發作?!鞍?,今年我要兩斤茶葉?!薄昂媚??!鳖愃七@樣的對話每年都會上演。雖然石門作為茶葉大縣,但我既不愛銀毫,也不愛銀針,偏愛的依舊是家中的味道,特別是泡出來的二道茶,甜澀潤滑,入口生津。當我與同事說起這口感來換來的多是咯咯笑。我不怪他們,因為這是我心中獨一無二的味道。當放下工作,端起茶杯,深吸茶香的時候,口齒間流動的茶會讓遠離家鄉的我仿佛又置于田間地頭的茶樹中,熟悉的氣息,熟悉的味道,這就是家鄉的味道吧!

成人三级片